教师,应有“教育家梦”

 


教师,应有“教育家梦”


 


积石山县希望小学 胡仲国 731700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诚然。


那么,不想成为教育家的老师就不是好老师。我以为。


马小平老师,一直有一个“教育家梦”。而他的这种梦,正是当前中国教育最或缺的。


“要赶在灾难尚未毁灭人类之前,把能够应对这种灾难的一代新人培养出来”,站在教育一线的广大教师都应该理解,老师所言,并非杞人忧天,危言耸听,正如钱理群教授所说的,老师真的是“最具世界眼光”的。


老师所提出的“什么是当代中学生最缺乏的?”这个问题,应引起所有教育工作者的深思。而他的回答“他们有知识,却没有是非判断力;他们有技术,却没有良知”,他们患有“人类文明缺乏症,人文素养缺乏症,公民素养缺乏症”。无独有偶,朱永新老师也曾指出,目前中国教育的主要问题是见分不见人,是做人教育的缺位,这也是素质教育的症结所在。做人教育的缺位就是人文教育的缺失,我们应该思考,两位老师“见分不见人”和“缺失症”的提法为何不谋而合?难道这不是当下中国教育的弊端所在吗?


做人的教育是教育的根本任务,这一点毋庸置疑。陶行知先生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爱因斯坦说,“仅仅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一个人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和谐发展的人,甚至可能只是一只受过很好训练的狗。”今天的中小学生是明天社会的未来,他们的人文素养,他们的精神风貌,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我们民族的前途与祖国的命运。


由此可见,马小平老师的灾难意识和灾难教育并非没有道理。相反,他是在努力的挽救我们的教育灾难。


“造就一批杰出的教育家”,温家宝总理的报告还掷地有声。中国教育,呼唤一批杰出教育家的出现,中国的教育,需要一批杰出的教育家。但现实是:很多教师被“教育家”之名所吓,也只有望名生叹,临渊羡鱼罢了,这也正是当下中国教育的悲哀所在。我要说的是,不能因为自己成不了教育家,就停止对“教育家的梦”。此理人皆知之,但履行者有几?


我概叹!


其实,教育家的产生无非有两条途径,一是教育理论工作者走向教育实践,一是一线教育工作者走向理论。事实上,无论是苏霍姆林斯基还是马卡连柯,无论是魏书生还是李吉林,都是在火热的教育生活中学习理论,运用理论,创造理论的。一线的教师只要注意理论研究,注意思考问题,注重积累教育经验,尤其是记录自己的日常教育生活,是完全可以成长为教育家的。马小平老师也是如此,其实,他已经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了。他的《关于语文教学及研究的哲学思考》,提出“把语文教学提到一个哲学的高度来认识”, 这不正是他教育实践与理论结合的产物吗?即便是他在“家长会后,被很多家长围住,责问为什么不教课本上的内容。”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教育家梦”。


我敬佩!


因为中国教育缺少这样的精神,中国教育缺少这样的教师,中国教育缺少这样的教育家。人云亦云,按部就班,缺少创新,死气沉沉的教育是永远没有出路的。


一个好老师,应该有“教育家”之梦。


我以为。


 


 


                                                           201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