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名家学写作(二)


 


向名家学写作(二)



积石山县希望小学 胡仲国 731700



一、学果戈里“求精”


果戈里的写作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他的手稿往往是修改了再修改。他经常推敲稿子直到深夜,有时候他还把写好的稿子拿到各处请人提意见,一直到大家都认为好时才去交给出版社。如果大家都认为写得不好,他就毅然决然地把书稿烧掉,好不惋惜。


据说,有一次果戈里把自己作品《狄康卡近乡夜话》的原稿送到一家印刷厂的时候,引起了工人们的强烈兴趣。有些工人看到书稿的滑稽情节,憋不住用两手蒙住嘴巴嗤嗤地笑起来。这时候,果戈里感到非常惊奇,他以为是自己的原稿有了什么缺点才引起的,所以当即就想把自己的书稿扔去烧了。好在印刷厂的老板及时来向他解释,书稿才幸免于难。


还有一次,果戈里刚刚写好一部作品,去访问当时著名的诗人茹科夫斯基。茹科夫斯基有一个不可改变的习惯,那就是午饭之后必须睡一觉。果戈里不知道他有这个习惯,便利用午饭的休息时间把自己的手稿念给他听,请他指出缺点。可是当果戈里读到一半的时候,诗人茹科夫斯基却默默地打起盹来。这时果戈里以为自己的作品不够好,所以把原稿扔到火炉里烧掉了。


果戈里烧毁书稿,反映了他对自己作品的严格要求。我们在写作的时候,也应树立一种读者意识,并应广泛听取别人的意见,要知道,文章写出来可是给别认读的奥!


二、向普希金“取经”


普希金写作有一个习惯,就是在作诗时喜欢反复吟诵。他常说自己喜欢反复吟诵、反复推敲和玩味,这样有助于找到诗的感觉。


有一次普希金的女友安娜彼得罗夫娜凯恩和他约好到他家吃饭,凯恩早早的来到他的房间,做好了饭等他。过了一会儿,普希金推开门走了进来,凯恩上前去把他迎进门。这时,普希金突然对着凯恩大叫起来:“战事爆发了,波尔塔瓦之战。”


凯恩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叫吓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非常着急的跟在普希金身后,紧张的问普希金是不是又要打仗了。普希金根本没有理会她,继续大叫着:“战事爆发了,瓦尔塔瓦之战。”凯恩害怕的向上前问个究竟,这时普希金一边不停的喊着:“战事爆发了,波尔塔瓦之战。”一边到厨房盛饭去了。


看到这里,凯恩才松了一口气,知道普希金这是在朗诵自己刚刚写完的一首诗。


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吟咏的时候,对于探究所得的不仅理智地理解,而且还是亲切地体会,不知不觉之间,内容与理法化为读者自己的东西了,这是最可贵的一种境界。 朗读,既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方法。我们也不妨实施普希金的写作经,在朗读中品读自己的语言,修改完善自己的语言。


三、学高尔基选材


文学泰斗高尔基在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时曾经很形象的做了一个比喻:我们的生活中天天都接触这许多人,发生着许多事情,但并不是这些东西都有必要写进自己的作品。就像一片黄沙一样,只有从里面掏出来的黄金, 才是我们真正要的东西。


高尔基还给大家说了一个尘土里筛金子的故事。在巴黎一家手工作坊里,有一个清洁工。他每天早早起来到首饰作坊里去扫尘土,但他不是把尘土扔到垃圾堆里去,而是把它收集起来装在口袋里,带回到自己的草房子里去。邻居们对于他的这一做法很不理解,以为他是“疯了”。可是人们并不知道,这些尘土里会混有金宵,因为首饰匠们工作的时候总是不断的会有金末落在尘土里。这个清洁工收集这些尘土,就是要从尘土里筛除金宵来。


清扫工一天一天的收集着尘土, 每天夜里,他都在院子里把首饰作坊里收集来的尘土簸上簸下、筛来筛去。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金灿灿的小颗粒积少成多。这时候,清扫工就请人把金宵铸成一块金块。把金块打成了一枚金蔷薇,准备送给自己心爱的恋人。


高尔基对大家所说的,从 无数生活的尘土和细沙粒里筛选创造艺术品的金宵,这就是所谓选材;再用这金宵铸成金块雕成金蔷薇,这就是所谓艺术品的创作。“去粗取精、去伪取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汲取素材……没有这个过程,是创造不出好的文艺作品来的。确确实实,不想到生活尘土里筛选真金,而只凭一点间接材料进行创作的人,是写不出好作品来的。我们的教育写作,包括学生的习作,有何尝不是这个道理呢?






向名家学写作(一)

向名家学写作(一)


 


积石山县希望小学 胡仲国 731700


一、 向海明威学简洁


世界文学泰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一贯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能用一个字描述的绝不用两个字。


一次,海明威参加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仪式,一位崇拜者好奇地问:“海明威先生,您的小说为什么能够写的那么好?”


海明威不以为然地说:“我在写作的时候经常饿着肚子,或者是穿很薄的衣服,要么就只用一只脚站着。”


“那是为什么?”这位崇拜者不解的问。


“因为当我又冷又饿有疲劳的时候写作,自己会希望赶快写完,就没时间写多余的话,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就简明了。”海明威这样回答。


海明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他写的所有作品就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修饰。


我们在教学生写作时,也不妨学习一下海明威“能用一个字描述的绝不用两个字”的写作方法,使文章尽量简洁明了,干净利落。


二、学大仲马重素材


法国作家大仲马一生当中最为得意的作品,是他花了数十年的功夫写成的长篇小说《基督山伯爵》。


看过《基督山伯爵》这本书的人,肯定会对书中囚禁爱德蒙·邓蒂和他的难友法利亚长老的那个监狱记忆犹新。许多人都不知道大仲马为什么能够把监狱的那些片段描写的如此真实,令人仿佛身临其境,就像他本人在那个监狱里生活了很多年一样。


其实,大仲马在写这本书的时候确实花了一番功夫。为了把监狱那部分情节描写到位,他特地去当时法国的伊夫堡生活了一段时间,并和当地的囚犯达成一片,搜集了很多有用的素材。然后,大仲马就以伊夫堡为原型,把它写进了自己的小说里。直到现在,无数好奇的读者还会纷纷来到这座阴凄的古堡参观,而古堡的看守人也会煞有介事地向每个来访者介绍当年关押邓蒂斯和法利亚的两间囚室。


因为作家深入地体验生活,所以这部小说成了世界名著,被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传颂着。


名家为了写好自己的作品,都肯这般的体验生活,这应该给我们以写作的启示。我们也应该养成留心观察生活、体验生活,为自己的写作积累素材的习惯,并努力在自己的习作中表达真情实感。


三、向福楼拜学改写


法国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福楼拜,是一位不知疲倦的“文字劳动者”。他的作品善于剖析人物的心理状态,语言准确凝练,鲜明生动,是法国近代散文的典范。


有一个小故事,很耐人寻味。一天,法国短片小说作家莫泊桑,带着一篇新作去请教福楼拜。他看到福楼拜桌上放着一叠文稿,翻开一看,却见每页上只写了一行,其余九行都是空白。于是莫泊桑非常不解的问他:“先生,您这样写,不是太浪费稿纸了吗?”


福楼拜看着莫泊桑笑了笑,说:“亲爱的,我早已养成了这种习惯,一张十行的稿纸上,只写第一行,其它九行是留着修改用的。”


莫泊桑听了,恍然大悟。于是立即告辞,回家修改自己的小说去了。


“写作不厌反复改”,要知道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所以,我们要养成反复修改自己作文的习惯,学会润色自己的文章。